无障碍说明

佛家弟子为什么都姓“释”?原来都是因为他!

佛家弟子为什么都姓“释”?原来都是因为他!

释迦牟尼佛与众弟子 (资料图)

文/崔涛

道安法师在长安五级寺做了一件对中土僧人影响很大的事情,就是统一了佛门姓氏。这件事其实倒不是他有意为之。平日也偶尔会有弟子向道安法师问起沙门的姓氏,尤其那些刚刚剃度出家的沙门。道安通常都会一一解答,也并未在意,毕竟姓氏对一个出家人而言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

一次,寺中有一个小沙弥又向道安法师问起了这个问题,他问道:

“师父,我们出家人是方外之人,也有姓氏吗?”

“有,不过姓什么不重要。”道安法师回答说。

“那我们都是跟师父姓吗?”

“照例都是这样,师父的师父是天竺人,所以,人家称他竺佛图澄,我也便姓竺,自称竺道安。”

“可是,人家都叫师父释道安啊,您不也自称释道安吗?怎么回事呢?”

出家人需要有姓氏吗?这还真是个有趣的话题。释迦牟尼佛陀在出家前俗名乔达摩·悉达多,他是释迦族人,“释迦”是他的俗姓,属刹帝利种姓,“牟尼”是圣人的意思,后来他证悟成佛,被尊为释迦牟尼,这大致上相当于中土儒家尊孔子为“孔圣人”,看来佛祖也不认为姓氏是个多大的问题,别人沿用俗姓称呼他,他也随缘自便。那个时候,很多的出家人都是这样,佛陀的弟子们像舍利弗、目犍连、阿难陀、大迦叶等尊者,在出家后也都仍然沿用俗名俗姓。最初中土的一些沙门其实也是这样,像严佛调、朱士行等,他们虽然出家,也还是沿用俗家姓名。

中土人一向注重姓氏,初见某人,相互问好,也总爱问对方贵姓,以示尊重。当时有不少西域沙门来中土传法,大概都没少被问及这类问题。不过,那些沙门都是外国人,姓氏和中土并不一样,他们的俗姓即便说了,一般人怕也记不住,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的外国沙门大多没有使用自己的俗家姓氏,而是另立姓氏,大致情况有两类。

一种情况是以沙门所出国度作为姓氏,这大概是因为他们到中土最多被问到的除了姓什么就是来自哪里吧,所以久而久之,以国为姓也就成了称呼外国沙门的惯例,比如天竺来的,就称他“竺某某”,像竺法兰、竺佛朔等;康居国来的,就称他“康某某”,像康僧会等;月支国来的,就叫他“支某某”,像支娄迦谶、支谦等;安息国来的,便称他“安某某”,像安世高、安玄等。

另一种情形是用佛、法、僧三宝作为姓氏,像佛驮跋陀罗、佛图罗刹等,是以佛为姓;昙摩罗刹、昙摩持、昙摩难提等,是以法为姓;僧伽跋摩、僧伽跋澄、僧伽提婆等,又是以僧为姓。这很可能是那些沙门觉得自己本国俗姓与中土差异太大,既然是出家人,就不妨以三宝作为姓氏,其实这多半也是为了方便与中土人打交道。不过,中土人似乎更多的还是喜欢以国家作为外国沙门的姓氏,比如道安法师的师父佛图澄以佛为姓,但因他是天竺人,别人也叫他竺佛图澄;昙摩罗刹,是月支人,本姓支,他以法作为姓氏,称昙摩罗刹,中土人也叫他竺昙摩罗刹,这样的例子很多。

道安法师的时代出家沙门通常都是跟随师父的姓,他的第一个师父叫什么无法知道了,后来的受业师父是竺佛图澄,自然也就跟着姓竺了,照例应该叫竺道安。他的同门师兄弟,像竺法汰、竺法祚也都是跟着师父佛图澄姓竺的。不过,当时的确很多人都称道安法师为释道安,这样就很容易混淆。据《高僧传》记载,有一部书就说河北有一个竺道安,和释道安齐名,并且说,习凿齿曾经给这位竺道安写过信。《高僧传》的作者释慧皎纠正了这个错误,因为习凿齿写信邀请的就是释道安,他与河北竺道安是同一个人,道安法师本来姓竺,后来才改姓释。那么,当时为什么会有这种误会呢?

道安法师被那小沙弥一问,倒觉得这还真是个问题。他解释说:“自依止大和上佛图澄,为师一直就姓竺,称释道安那都是因为习居士的缘故……”道安法师只好将当年在襄阳会见习凿齿的事情又讲给弟子听。当年习凿齿到白马寺见道安法师,自称“四海习凿齿”,习凿齿辩才凌人,出语不凡,道安法师觉得自己既是出家弘法之人,自然称释迦弟子才大气,便借用习凿齿书信中提到的“弥天之云”造句,自称“弥天释道安”。这一对对出了气势,折服了习凿齿,也在江南士人中间一时传为美谈,“释道安”之名从此也便代替“竺道安”,成了道安法师最常用的名号。

“不过,为师还真没有想过,其实沙门的确应该以‘释’为姓啊。”道安法师一边向弟子解释,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道安法师想到自魏晋以来,中土沙门多随师父取姓,各不相同,其实所有的出家人都是宗释迦牟尼佛为师,完全可以统一起来,全部以“释”为姓,这样就不会混乱不清了。于是他便召集五级寺中的僧众们交代说:“我们出家人都是佛陀释迦牟尼的弟子,既然惯例弟子跟师父姓,那我们应该都以‘释’为姓才对,这样也就不会混乱了。”

从此,五级寺的沙门就都以“释”为姓了。因为道安法师德隆位尊,是海内佛门泰斗,他在所住五级寺实行这个规定后,天下不少寺院僧众也纷纷效法,改姓“释”了。不过,当时还是有不少沙门对此持保留意见,并未立刻更改姓氏。

佛家弟子为什么都姓“释”?原来都是因为他!

道安法师 (资料图)

后来,《增一阿含经》传入中土,其中有这样一段话:“佛对比丘说:‘四大河入海后,就不再拥有原来的名字,只叫作大海。同样的道理,有四姓,哪四姓呢?刹帝利、婆罗门、长老、居士种,他们到如来这里剃除须发,穿上三法衣出家学道,也不再拥有原来的种姓,只称自己是沙门释迦的弟子……凡谈到生子之义,应当自称沙门释种子才对。为什么这么说呢?凡出家修行的人沙门都由我而生,从佛法起,从佛法成。’”

佛陀在这里讲的四姓是印度的四种姓制度,也就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增一阿含经》所讲略有变化。婆罗门是梵种,是婆罗门教僧侣阶层,地位最高;刹帝利是王族及士族阶层,也称王种,佛经中刹帝利种姓多被列为第一;吠舍是从事农、工、商等平民阶级,也称居士种,居第三位;首陀罗是最下层的奴隶阶层,又称恶种。印度种姓制度森严,不同种姓拥有不同的权利地位,不能随便逾越,可是佛陀主张众生平等,说不管原来是哪个种姓的人,只要出家到了他门下,就是他的弟子,一律平等,没有差别,因为凡出家到佛门修行的人都因皈依三宝而获得新生。

《增一阿含经》所讲种姓的姓并不是一般的姓氏,而是种姓制度的种姓,不过,这里所讲凡出家沙门都应称释迦弟子,他们因信仰三宝获得重生,应当称“沙门释种子”,这些说法都从某些方面为道安法师以“释”为沙门姓氏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所以,《增一阿含经》一出,中土沙门纷纷叹服,从此出家沙门姓“释”在中土也就成了规矩,正如我们看到的,自东晋以后,中土沙门就都自称“释某某”了,这个规矩一直延续到今天。

本文摘自“大家精要”丛书之《道安》,图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西安云居寺内观禅修课程301期正在报名中!

    西安云居寺内观禅修课程301期正在报名中!

    2017-06-28 11:11:56

    内观禅修成人课程总301期2017年7月12日(六月十九)7月22日(六月二十九日)正在报名中!《妙法莲华经》中佛陀曾说:若人静坐一须臾,胜造恒沙七宝塔。宝塔终究化微尘,一念清净成正觉!欢迎善缘们提前安排,给自己一次心灵的智慧旅程,品赏一次心灵的甜美甘露!内观是佛陀成佛的方法,意思是如实观

  • 《冈仁波齐》观后感:朝圣路上的皈依仪式

    《冈仁波齐》观后感:朝圣路上的皈依仪式

    2017-06-28 11:03:22

    《冈仁波齐》上映的时候,我正在看《人类简史》,一边是人类信仰的精神追求,一边是人类发展的群体变迁。没有好坏的区别,只是想到《人类简史》中的评价,“一切苦难并非来自噩运、社会不公或是神祇的任性,而是出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思想模式。”信仰就是一种思想模式的极致。而对于

  • 洗心基金会第四届“善拍”圆满成功,募得善款665.5万元!

    洗心基金会第四届“善拍”圆满成功 募得善款665.5万元!

    2017-06-28 09:51:01

    2017年6月24日下午,湖南省长沙洗心禅寺慈善基金会(简称“洗心基金会”)第四届慈善拍卖会,在长沙市望城区普瑞温泉酒店举行。拍卖会场人气爆棚,爱心涌动,各级领导、省内外知名艺术家、高僧大德、爱心人士、洗心基金会理事、居士义工等,300余人因善而聚

  • 西安西五台云居寺观音菩萨成道法会通启

    西安西五台云居寺观音菩萨成道法会通启

    2017-06-28 09:36:47

    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五台禅天聚海众云居圣地礼观音一片祥云一片霞净瓶甘露洒心田恭逢观音世菩萨成道日,欢庆观音菩萨成道纪念日,彰显菩萨大慈悲!西五台云居寺将举行《大悲忏》法会,祈愿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及十方诸佛菩萨、龙天护法,降临道场,恩赐吉祥,万众

  • 心若自在清凉 何处不是“禅茶一味”?

    心若自在清凉 何处不是“禅茶一味”?

    2017-06-28 09:28:08

    诸多在山上饮过茶的师兄、道友,总会惦记寺院里那茶的清凉与甘润,总觉得世间茶不如山中茶,也有人常说茶神出释门。在城里久居,到山上去讨口茶喝,似乎成了一种情结,也可以说是一种向往,这个情结在文化圈更加明显。白云悠悠,清风徐来;明月当空,鸟飞花落。不经意间或闻虫鸣或听松风,心里好不清

  • 天津成立第一家为失独家庭建设的暖心艺术团

    天津成立第一家为失独家庭建设的暖心艺术团

    2017-06-27 17:35:04

    天津成立第一家为失独家庭建设的暖心艺术团

  • 云南省2017年汉传佛教比丘尼培训班在昆明开班

    云南省2017年汉传佛教比丘尼培训班在昆明开班

    2017-06-27 17:10:05

    开班式(摄影:明捐法师)来自全国各地的比丘尼(摄影:明捐法师)云南佛学院常务副院长赵成龙讲《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摄影:明捐法师)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心明法师讲授《寺院规范管理》(摄影:明捐法师)云南省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冯天春研究员(摄影:明捐法师)腾讯佛学云南讯(明捐法师)2017年6月27日,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