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北京大学黄益平:全球化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拐点

6月27日至29日,第11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论坛以“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为主题,重点关注科技进步中的商业模式与政策创新,旨在引导全球增长模式向更具包容性的方向转变。28日下午1:30,主题为“全球贸易合包容性增长”的分论坛召开。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认为,全球化现在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拐点。从二战,尤其70年代以来,全球化这样的一个过程基本上是欧美国家主导的。现在我们看到发达国家的全球化出现了一些波折。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内部结构调整问题带来一些困难。另外一方面,它的增长速度放慢,对全球经济增长推动力量减少。

以下是现场文字实录:

李斯璇:转动一下地球仪会学到别人的视角。问一下旁边的黄教授,商界领袖从世界版图上来看感觉大家都是目光向外,觉得信心满满,坚定全球化这条路会走下去。包容性全球化在过去确实增大了一些地方,大家不管是心理差距还是实际差距,包容性全球化您觉得可以达成吗?在您看来?

黄益平:过去全球化没有让很人多获益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府功能缺位,市场化或者全球化,市场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但是有一些事情做不到,比如收储再分配。刚才提到的有30%的人没有真正获得好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共政策没有到位。我觉得包容性全球化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一方面还是要推进全球化,让市场机制发挥根本性的作用。同时另外一个方面政府要跟上,就是要支持那些可能由于全球化导致失去了工作或者守住增长放慢的,这个应该是政府的工作,也应该是包容性增长的全球化的内容。现在来看,全球化也真正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拐点,你看我们过去大概从二战以来,尤其70年代以来,全球化这样的一个过程,基本上是欧美国家主导的。我们中国比如说过去改革期间得到了好处,其实享受的也是发达国家相对比较开放的市场,投资也好、贸易也好,中国高速对外的出口和对内的直接投资进来,导致了我们的经济高速增长。

现在我们看到发达国家的全球化确实出现了一些波折。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内部结构调整问题带来一些困难,另外一方面,确实它的增长速度放慢,对全球经济增长推动力量减少。

客观来说发达国家开放程度已经非常高了,假如说我们要继续推动全球化,它的新的动能必然是会来自于新兴市场国家。这和刚才王总说的,无论是拉丁美洲、南亚还是非洲,未来我觉得新兴市场国家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无论是从对增长的贡献还是开放能带来新的好处,我觉得这都是值得期待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ikeyizhu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money问吧

买车容易选车不易 怎么买最划算?

我要提问
财经图库

腾讯理财超市

更多

领先CTA收益稳健

同类产品年涨 27%

主打私募  预约

买黄金基金避险

今年以来收益 13%

9月策略  购买

储蓄罐活期

7日年化收益 2.97%

收益超余额宝  购买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