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李伏安:金融降杠杆是目前经济发展的前提

6月27日至29日,第11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论坛以“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为主题,重点关注科技进步中的商业模式与政策创新,旨在引导全球增长模式向更具包容性的方向转变。

在《中国金融改革的全球影响》论坛上,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称,金融杠杆过高或者过快对实体经济宏观货币造成比较大的压力,这是国际上总结的经验教训。包括美国缩表是上一轮经济危机以后大家正常的行为,我倒不觉得降杠杆和发展经济是对立的,一边降杠杆一边发展,是发展的前提,产能到一定程度杠杆也要降下来,如果不降下来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影响。

以下是李伏安的文字实录:

杨燕青:金融开放的同时大家也非常关注中国金融的监管,我们都知道,中国目前债务在全球是最大的关注,大家特别关注债务实际上是觉得中国整个经济增长的动力,包括企业能够提供的盈利,包括未来在覆盖你的债务方面会有很大的问题,从而会导致你的金融实力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这是标普的思维方式。

回到中国来,中国政府解决债务很直接的方式是通过去杠杆。过去几年中供给侧改革主要是去产能,今年主要是去杠杆,去杠杆变成了很大意义上的金融去杠杆,金融市场引起了很多波动,我们的政策有很多调整,或者往前推,往后推,来来回回有一定的移动。李伏安董事长您有银监会多年的工作经验,您监管银行看宏观经济也非常有经验,您怎么解读目前政府推动的金融去杠杆,同时怎么看监管目前推出的很多新的举措,怎么看金融去杠杆?

李伏安:穆迪对中国的评级,最早在中国人民银行,最早中国由国际机构被动评级到我们主动参与评级我们都参与国,被动评级信息对称那时候评级比较低,后来财政部、监管部门、机构主攻配合提供资料,他们有所了解。现在一方面可能是我们开放还不够,所以这些投行、评级机构真正深入中国市场、了解中国市场、客观的掌握情况客观评价这个功课还没有做好现在还是波动的太厉害,其实中国经济没有那么大的波动。

我们的杠杆积累是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开始逐步加杠杆,现在总体杠杆水平比发达国家,很多发展中市场并不高多少。只不过是我们的增长速度比较快而已。

杨燕青:我们和发达国家比比较接近,我们比大多数的新兴市场都要高,但是好的是趋势往下降,根据最新数据目前中国的杠杆已经比上个季度有所降低,但是水平还是很高的。

李伏安:这个意义上,我觉得金融杠杆过高或者过快对实体经济宏观货币造成比较大的压力,这是国际上总结的经验教训。包括美国缩表是上一轮经济危机以后大家正常的行为,我倒不觉得降杠杆和发展经济是对立的一边降杠杆一边发展,是发展的前提,产能到一定程度杠杆也要降下来,如果不降下来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影响。

即使政府的债务,跟西方比,西方更多的是支持社会保障、救济或者一些公共产品,中国尤其是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也有转移支付,地方政府更多的是筹资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为其他的市场经济投资创造一个基础条件,再通过PPP等方式,使政府投资、民间投资、资本投资共同发挥作用。所以这个杠杆高也不是简单的政府强占能力的问题,是进一步财富制造财富创造和提高整体的偿债能力,中国政府、地方政府降杠杆都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我觉得把这些杠杆降下来,让市场有一个宏观稳定的环境,让市场更多的去做,政府适当的退出来。

杨燕青:您愿意讲银监会的监管吗?

李伏安:我理解银监会的这种监管,现在这种情况下加强,包括风险管控对整个中国金融环境整体改善是非常正面的,是需要的。这样会使得我们这样的商业银行更加有信心和好的基础,大家公平合规竞争是一个很好的前提。

杨燕青:其他的领域准入规则已经变了吗?还是标准已经变了?

李伏安:当然给审批流程、风险监管都会带来变化,我们全社会都应该意识到,监管制度也要事业这个时代,不是阻止它的发展潮流。技术也改变了很多观念,过去银行做的很多信息,收集信息,互联网大数据以后这些数据都在互联网上都有。过去信贷调查很多查你的现金流,查三表,这些现在都网上直接可以展开。

杨燕青:银监会是把银行的账户通过直销银行获取的和通过传统方式获取的分成两类,一类账户和二类账户,两类账户的割裂,您觉得在未来渤海银行怎么得到解决?

李伏安:我理解两类账户,让中国人均在银行账户比例能够提升上来,这种账户是从柜台获得的还是网上获得的,我觉得区别不大,这是主要的方向。大家今后拥有网上银行帐户是必须的,所以我觉得这方面应该采取更加开放、更加跟进的政策,而不是简单的限制。

杨燕青: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们如何看待2018年在中国新的政治周期开始之后,你期待的最大的好的改革,或者是说你预感到最大的风险,就是改革的举措也是可以的,风险预期也是可以的,我们做一个2018年的预判。

李伏安:2018年是进入中高速新常态以后的平稳的起点,我们的换挡期结束。第二个中国经济总量这么大,这么大的车换挡匀速向前行使最重要,快速加油都是非常大的风险,我们要掌控好节奏,控制好力度,是中国经济平衡健康发展最重要的。尤其中国经济在国际比重占的这么大的情况下,我们既要考虑国内情况也要考虑国际情况,而且国际情况要多考虑一些,这样使中国国内的发展和国际平衡关系有一个比较好的控制,这是最关键的。这方面控制不好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市场波动性的风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money问吧

买车容易选车不易 怎么买最划算?

我要提问
财经图库

腾讯理财超市

更多

领先CTA收益稳健

同类产品年涨 27%

主打私募  预约

买黄金基金避险

今年以来收益 13%

9月策略  购买

储蓄罐活期

7日年化收益 2.97%

收益超余额宝  购买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