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别误解资本主义 人工智能不会加剧经济不平等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网易智能讯6月27日消息】有人认为,人工智能将会颠覆世界,人类会因此需要更多税收,更多政府管制,甚至是李开复所说的殖民主义政策。但是很明显未来不会这样发展。李开复认为人工智能将加剧经济不平等,但是有两点理由可以说明并不是这样的。

  首先,资本主义和市场的相互作用的方式并不是这样的。事实上,新技术拥有者不会得到所有的钱。其次,就算他们拥有了所有的钱,其余的人每年的实际工资也会翻不止一倍。就是基于这样的误解,人们计划去改变这样的世界,但是也不是说没有这份误解我们就没什么要担心的了。相反,目前有的人工智能产品其发展速度比人们所知的还要快,并承诺将彻底改变我们的世界,但是这种改变并不是一定会变好。它们只是一种工具,而不是智能的竞争形式。但他们将重塑工作的意义和财富的创造方式,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经济不平等,甚至会改变全球的权力平衡。第一个问题显然是,为什么人工智能会加剧不平等?

  恰恰相反,人工智能没有加剧不平等:农业的自动化并没有带来食物消费的不平等,而是为人类带来了充足的食物,事实上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物种在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消费平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Facebook是老式八卦网络的自动化形式,每个人都可以和比尔・盖茨一样,以同样的价格同样的方式获得Facebook的服务,这是平等的一种进步表现;麦当劳可以被看作是生产汉堡的自动化企业。沃伦巴菲特很喜欢吃巨无霸,难道在富裕世界中平民就不能同等的吃到麦当劳的食物了吗?答案很明显不是。即使是每天都想要3个巨无霸,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可以实现的;亨利・福特的汽车装配生产线的自动化并没有导致汽车使用的贫富差距的扩大,相反自动化使得汽车生产更加便宜,更多的人能买得起汽车,缩小了这种不平等。自动化让各种产品更容易为人们所享用。

  至少,当市场竞争出现时,自动化会让资本主义或企业家囤积收益的能力减弱。事实上,人们也知道这一点。正如我经常提到的Nordhaus论文所说:熊彼特学说中的利润被定义为企业能够从创新活动中获得回报的那部分利润。我们首先列出熊彼特利润的基本公式,然后估算这些利润对非农商业经济的价值。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1948-2001年期间,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社会回报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被生产者所获得,这表明技术变革带来的大部分好处都被传递给消费者,而不是生产者。最令人惊讶的结果是,只有3%的价值流向生产者剩余,几乎所有消费者都是消费者剩余。

  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人工智能这种转变将为发展人工智能的公司以及采用它的公司带来巨大的利润。想象一下,如果像Uber这样的公司只使用机器人司机,会赚多少钱;再想象一下,如果苹果能够在没有人力的情况下生产产品,利润会有多少;一家贷款公司每年获得的收益可以发放3000万笔贷款,而这整个过程却几乎没有人参与的情景。(事实上,我的风险投资公司已经投资了这样一家贷款公司。)竞争也同样如此。现在苹果组装一部iPhone的劳动力成本估计是8美元,如果苹果能够去掉劳动力,那么三星、黑莓、摩托罗拉、诺基亚以及其他所有公司也会如此。他们之间的竞争降低了利润率,使我们的消费者受益于较低的价格。他们也指出,只有人们购买了他们的产品他们才会赚钱,否则不可能获得巨额利润。当普通人什么都得不到的时候,这些公司获得巨额利润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人们消费不了这些商品,那么他们的利润来自哪里呢?毕竟,利润来自于卖东西给别人。如果人们失业,没有收入,那么他们就无法把东西卖给没钱的人。我们甚至对这一消费盈余的情况有过现金估计。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令人崇拜的JasonFurman的报告:2004年沃尔玛帮人们节省下来的钱保守估计有2630亿美元,或者说每个家庭都节省了2,329美元。沃尔顿家族的确做得非常好了,杂志也上报道说近几年他们的财富大概是1000亿美元左右。我们每年会从中获得2630亿美元。或者,从股票市场发展的30多年来,以及为这个家庭创造了1000亿美元的这么长时间来看,我们总共得到了7.8万亿美元。这并不是贫富差距的扩大。与工业革命和计算机革命不同的是,人工智能革命并没有让取缔某些工作转而让人们去做其他的工作(比如说:工匠、私人助理使用纸张和打字机,组装线工人,熟练电脑办公的个人助理)。相反,它将带来大规模的裁员,主要是低工资的工作,但也有一些薪水更高的工作。这是工业革命中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在任何一种自动化中都没有这样。以前从来没有过在旧式工作被取消的同时,通过一些经过精心校准的系统,以同样的速度利用新技术可以创造出一些新的工作的历史。事实上,凯恩斯曾说过一句名言:我们正在经历的痛苦不是风湿病的折磨,而是在一个经济周期和另一个经济周期的调整中,过度快速的变化所带来的痛苦。技术效率的提高速度比解决劳动力吸收问题的速度要快。他在1930年写下的这段话实际上是针对农业的自动化问题提出的:拖拉机的创新取代了马。

  实际上,之后发生的事情可以用基本经济学来解释。人类的欲望和欲望是无限的,满足它们的资源是有限的和稀缺的。因此,我们让一些东西自动化生产,这意味着劳动力不再稀缺。到目前为止这么说是正确的。但这仅仅意味着劳动力可以里离开以前的工作岗位去做其他的事请,满足人类的其他欲望。当然,失业确实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问题。但这又是那些企业家要解决的问题了,他们要去思考现在能用不再稀缺的人力资源做些社么。这也就是最后一个问题:要么还有其他的人类欲望需要被满足,那我们就还有工作岗位;要么所有人类的欲望都被满足了,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谁还需要一份工作呢?

  李开复认为现在人类面临着两种不可调和的发展过程:少数人的财富集中和多数人面临失业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做?但是要明确的是事情绝对不会像他说的那样发展。因此提供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不必要的,解决大规模失业问题的办法会涉及到对社会怀有爱的服务工作。这些都是人工智能无法做到的,这是一种社会需要,是一种使命感。这些例子包括陪伴老年人去看医生,在孤儿院指导,为匿名戒酒者提供资助,或者,可能很快就会有那些沉溺于电脑世界的虚拟现实的匿名者求助。换句话说,如今的志愿服务工作可能会变成未来的真正工作,或者,就像我们所说的,劳动者的工作可以是去满足其他人的需求或欲望。这不是需要计划的事情,也不是可以计划的事情。因为我们不知道人们需要什么,或者想要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在这种技术水平上我们能做到什么。我们得试一试,看看有什么用。也就是说,我们要做的是继续做我们一直做的事情,继续用那些厉害的实验机器,继续自由市场政策,看看会发生什么。

  李开复还问到谁会为这些志愿工作买单?那就是这些财富集中的少数人了。我认为,不可避免的是,人工智能创造的大量资金将不得不转移给那些已经失业的人。这似乎只有通过像凯恩斯注意政策那样增加政府支出才能实现,通过对富裕企业征税实现,但是绝大多数财富的增长都通过消费者来实现的。为此,税率必须很高,因为政府不仅要补贴大多数人的生活和工作,还必须补偿以前从就业的个人那里获得的个人税收收入的损失,但是这不是问题最终解决的办法,所以大多数国家都只对那些超级盈利的人工智能公司征税来补贴他们的工人。我只能预见到一个问题:除非他们想让自己的人民陷入贫困,否则他们将被迫与任何一个提供大部分人工智能软件的国家进行谈判,比如说中国或美国,他们实质上成为该国的经济依赖国,接受福利补贴,而那些美国企业就像母公司一样,继续从依赖国家的用户那里获利。这样的经济安排将重塑今天的地缘政治联盟,所以把殖民主义作为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是不切实际的。但幸运的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因为那些贫穷国家的穷人和所有人一样,会得到所有这些自动化公司的超低成本生产的产品。所有人都会变得更加富有。

  【英文来源:forbes 作者:Tim Worstall编译:网易见外智能编译机器人审校:Brittany】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2 参与 49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智能

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头像

网易智能

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406

篇文章

75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